海外央行配置美债热情再燃 积极买入长期证券投资组合避险

  全球贸易局势趋紧与经济衰退压力加大,再度点燃海外央行配置美债的积极性。

  7月16日,美国财政部公布最新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截至6月底,中国持有1.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较5月份环比增加23亿美元,扭转此前连续4个月减持的态势。值得注意的是,当月日本持有美国国债规模环比大增219亿美元,达到1.12万亿美元,超过中国成为最大美债持有国。

  对冲基金Rhino Trading Partners市场策略师Michael Block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6月日本持有美国国债规模之所以大增,主要原因是6月日元兑美元汇率一度上涨突破108整数关口,令渡边太太们感觉美元“贬值”令美债价格相对便宜,纷纷加仓美债,加之6月份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从-0.082%跌至-0.142%,比同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低了逾225个基点,进一步提升她们买入美债套取更高无风险利差收益的兴趣。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透露,6月中国加仓美国国债的实际规模,可能超过百亿美元规模。究其原因,一直被视为“中国持有美债海外账户”的比利时持有美国国债规模在6月份环比增加131亿美元,达到2036亿美元。

  他们认为,6月以来包括中国日本在内的海外央行与投资者再度积极加仓美国国债,一个重要驱动力是当时美联储在7月开启降息周期几乎“已成定局”,加之全球经济衰退担忧日益增加,导致他们纷纷涌入美国国债“避险”。

  “但是,他们对美国国债的青睐是否持续,仍然存在大大的问号。”Michael Block指出,一方面美元储备地位持续下滑,令越来越多国家跟随削减美债持有规模,另一方面7月以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2%一路跌至1.5%附近,也令越来越多海外投资机构与央行感到日益严峻的美债配置业绩压力。

  负利率国债激增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坦言,6月中国环比增持美国国债,多少出乎市场预期。

  “目前而言,贸易局势并没有影响中国对美债的原有交易策略。”其中一位对冲基金经理指出。究其原因,在6月全球负利率国债规模迅速增加的情况下,依然具有正收益的美国国债反而具备相当高的吸引力,令不少国家央行与投资者一改此前持续削减美债的态度,纷纷加仓。

  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全球负利率国债的规模一度超过14万亿美元。其中,6月份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0.203%跌向-0.361%,一度创下历史低点-0.4%,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0.082%跌至-0.142%,拖累这些国家其他期限国债收益率纷纷跌入负值。这意味着海外央行与投资者若持有这类国债到期,不但收不到利息还得倒贴部分本金,由此反而提升了美债在西方发达国家国债避险资产类别里的收益优势。

  记者注意到,除了爱尔兰,6月前12大美债持有国均增持美国国债。比如英国与沙特在6月份环比增加192亿美元与6亿美元美国国债,分别达到3423亿美元与1796亿美元。

  “尤其是本国国债收益率为负的日本等国家投资者,增持美债的力度最大。”这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这反映日本当地投资者正大举撤离负收益率国债,转而投向美债等正收益率国债寻求“回报”。所幸的是,随着7月以来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2%跌至1.5%,6月加仓美债的日本等国家投资者与央行获得相当可观的债券价格上涨收益。

  “但是,华尔街市场普遍担心海外央行与投资者增持美国国债的步伐未必会持续。”Michael Block指出,近期美国财政部最新发行的10年期国债拍卖结果显示,随着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海外央行与投资者对配置美债的兴趣正在降温,其中通过纽约联储投标的外国央行获配比例为55.7%,低于此前发行的平均获配比例63%。

  一位负责管理海外多国央行部分外汇储备投资业务的华尔街大型基金交易员向记者透露,这未必意味着海外央行又在削减美债持仓规模。事实上,当前海外多国央行外汇管理自营部门与委托投资机构(即全球大型资管机构)围绕美国国债的交易策略截然不同——相比后者鉴于收益率持续下滑正打算加仓美债,前者则基于减少美元资产波动性的考量,反而加仓美债。

  记者注意到,这在TIC最新数据展现得淋漓尽致——尽管多国央行6月环比增持美债,但当月海外资本依然从美国国债撤离了77亿美元。

  加仓长期证券投资组合

  随着全球贸易局势趋紧,海外央行与投资者对美元资产的配置重点也悄然发生转变。

  TIC数据显示,6月海外投资者净买入991亿美元美国长期证券投资组合,其中美国股票、企业债与机构债的当月净买入额分别达到266亿美元、72亿美元与376亿美元。

  在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看来,这也是鉴于提升美元资产投资收益的需要——尽管6月以来美国经济衰退担忧与日俱增,但不少海外投资机构依然认为短期内美国经济不大会出现大幅滑坡,因此加仓收益更高的美股、企业债与机构债,是一项收益风险比较高的投资。

  此外,由于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会在7月份扣动降息扳机,因此整个华尔街在6月份弥漫着浓郁的降息套利氛围,即众多海外投资者与华尔街对冲基金都在押注美联储降息将短期内提振美股上涨,以及与美股相关的企业债(机构债)价格回升。

  “不过,海外央行买入长期证券投资组合的策略,与他们截然不同。”上述负责管理海外多国央行部分外汇储备投资业务的华尔街大型基金交易员向记者表示,海外央行此举的目的是通过加仓跨周期的、期限更长的资产组合,规避短期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加大所带来的市场剧烈波动风险。

  目前他所在的基金已经将部分国家外汇储备资金投向10年期以上的美国国债;具有高现金分红、能跨越经济周期的行业龙头美股;以及符合ESG标准(绿色环保、和谐社会与可持续发展)的相关美股或企业债。

  “这也是应部分国家外汇储备管理机构最新资产配置要求所做的调仓。”他直言。这些国家外汇储备管理机构认为,相比收益率持续走低的美国国债,上述资产同样能产生足够高的安全投资效应同时,创造更高的投资回报。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